切换到宽版
  • 395阅读
  • 0回复

失去的70天!从信心满满到手忙脚乱 美国新冠疫情何以至此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重庆华厦眼科医院


      
      hhs的“预言”
      
      “一种以高烧为主要特征的呼吸道疾病在世界各地快速蔓延。在美国,它首先在芝加哥出现。47天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这一疾病为全球大流行,但为时已晚:1.1亿的美国人被感染,770万人住院,58.6万人死亡。”
      
      这不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报告,而是2019年一场长达8个月的模拟演习。美国国防部、退伍军人事务部、国家安全委员会、红十字会等部门参与其中。
      

      
      现在看来,这份报告仿佛是一个“剧本”,预言了美国接下来会上演的一切:“联邦政府在与这一尚无治疗手段的疾病进行殊死搏斗时资金匮乏、准备不足、缺乏协调。各个机构对谁有主导权争论不休;联邦政府搞不清楚哪些医疗设备是应急储备,哪些是可使用的储备资源;各州、市在施行管控上各自为政。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更糟糕的是,刚刚做过“模拟试卷”的美国政府,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时,还是几乎重复了所有的错误。
      

      
      在1月初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亚历克斯·阿扎曾告诉大家一切尽在掌握。
      

      
      从那一刻起,政府和病就陷入了一场争分夺秒的竞赛。但真正需要按下举国抗击疫情按钮的,还是联邦政府。
      
      被搁置的防疫“开关”
      
      此时联邦政府较低级别的官员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但是亚历克斯·阿扎直到1月18日特朗普在海湖庄园度周末时,才向他汇报了具体情况。但他的警告没有受到特朗普的重视。
      
      1月底,亚历克斯·阿扎再次警告特朗普,并说有可能暴发大流行疾病。特朗普对此表示,亚历克斯·阿扎是个危言耸听的人。
      

      
      在3月的一次发布会上,面对美国确诊人数激增,特朗普说,从来没有人想到会如此严重。
      
      但其实他们是知道的。
      
      1月21日,一名西雅图男子在新冠病检测中呈阳性,成为美国本土第一例已知感染病例。
      
      此时,全美防疫的开关还留在桌上,特朗普正在瑞士参加“达沃斯”论坛,向民众们履行“为美国带来更多财富”的承诺。nba赛场还是欢呼如潮,纽约百老汇依旧歌舞升平。
      
      错失的窗口期
      
      据知情人士透露,2月5日亚历克斯·阿扎在向白宫申请约40亿美元经费用于购置医疗物资时,遭到反对。直到疫情形势迅速升级,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才批准了25亿美元。
      
      其他方面的努力也并不顺利。关于是否实施国防生产法,即可以使政府能够强迫私人公司生产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设备的法案,争论了几周也没有结论。
      
      “这些争议意味着,美国错过了一个储存呼吸机、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的狭窄窗口期,各州官员开始自己寻找供应。”华盛顿邮报曾发文报道。
      
      拖延的代价是昂贵的。3月5日,参议院以96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了一项83亿美元的预算案,这个数额几乎是当时亚历克斯·阿扎计划的2倍。
      
      失守的检测
      
      尽管hhs等部门最早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但随后他们的举措也备受谴责。纽约时报发表调查报道披露,应为疫情负责的hhs、cdc浪费了病检测的关键期。
      
      美国疾控中心(cdc)主要负责研发检测试剂盒。它的掌门人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获悉新冠病可能的危害后,迅速上报并开始着手组织研发检测试剂盒。
      

      
      迟到的管控
      
      美国各州显露出症状的人越来越多,医疗资源吃紧。hhs和cdc的工作人员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他们面临的是个狡猾而凶险的敌人。
      
      bc报道,cdc的一位主任南希·梅森尼尔在2月底多次强调保持社交距离。雷德菲尔德则通过广播向民众普及基本的防疫知识,呼吁尽量减少外出。
      
      这番言论显然与白宫的宣传策略相违背。2月26日,特朗普经过18小时的飞行,结束印度之行,看到相关言论并得知股市崩盘后大怒。
      
      凌晨6点左右,特朗普在飞机降落时给亚历克斯·阿扎拨打了电话并指责其管理不力。当晚,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宣布,副总统彭斯将协调政府对公共卫生威胁的应对措施。媒体认为,彭斯的介入使亚历克斯·阿扎在协调美国公共卫生工作的职能被稀释。
      

      
      特朗普在2月26日的发布会上还说:美国大规模暴发的可能性较低,但公众要为所有可能的情况做好准备。在被问及他是否会采取包括限制入境等更严格的措施时,他表示,暂时没有,还要视情况而定。这期间,美国确诊了首例无法确定病源的新冠肺炎患者。
      
      “要不要全国范围内管控升级?”接下来,无论是白宫内部还是白宫与各州之间,针对这个问题一直争论不休。时间又一天天地过去了。
      
      各州的蹒跚自救
      
      由于联邦政府的反应迟缓,美国各州陆续开始进入“紧急状态”蹒跚自救。
      
      2月29日,华盛顿州报告一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这一天,该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称将动用一切必要资源应对疫情。
      
      3月7日,由于纽约州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迅速增长,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
      
      3月9日,新泽西州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10日,马萨诸塞州、科罗拉多州相继进入“紧急状态”……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戴上了口罩,并有意识地保持社交距离。
      
      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构成全球大流行。特朗普3月13日宣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美国还从3月13日起对欧洲申根国家实施为期30天的旅行禁令。随后,两个州推迟总统大选初选、一系列公开活动暂停。
      
      抗疫的开关终于被全面开启,但这距离美国政府最早收到警报,已经过去了整整70天。
      
      随后的一个月
      
      在被轻视、拖延、争吵、互相掣肘填满的70天里,身处其中的每个人是否曾想过,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人们将为此付出的代价。
      
      3月20日,纽约州确诊人数超过8000例,成为疫情“重大灾区”。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停尸房空间不足开始用冷藏车来安放尸体。医院旁搭建起了临时太平间,为可能激增的死亡人数做准备。
      
      疫情在缺乏有效防范和医疗资源的疗养院中肆虐传播。无助的老人们得不到救治。
      
      病也悄然登上了航空母舰,陆续四艘航母“中招”。以美国第26任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命名的“罗斯福”号上已有超过500人确诊,还有1名水兵死亡。
      
      医疗物资短缺,暴露在病之下的医护人员得不到保障。“你全副武装,我只有垃圾袋”, 美媒记者探访纽约医院icu病房时接受采访的护士衣服外只套着一个垃圾袋。
      
      4月11日,美国累计确诊超过52万例;4月12日,55万例;4月13日,58万例;4月14日,60万例……
      
      这是一个个生命,并非数字。
      

      
      栏目主编:秦红
      
      本文作者:央视中文国际
      
      文字编辑:董思韵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邵竞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